网上药店
您现在的位置: 何以笙箫默 >> 何以笙箫默语录 >> 正文 >> 正文

涪陵警方帮助30年前失踪儿童与家人团圆

来源:何以笙箫默 时间:2021/12/13

6月8日上午,在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局三楼会议室,一位50岁左右的母亲抱着自己丢失30年的儿子痛哭,这对母子历经30个年头,通过警方的不懈努力,终于重逢。

“5月8日涪陵区公安局的同志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丢失30年的儿子找到了,我简直不敢相信,30年了,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……”看着比自己和丈夫都高的儿子出现在眼前,母亲冯女士喜极而泣,父亲叶先生也掩面拭泪,他们将一面写有“鱼水之情,寻子之恩,牢记使命,一心为民”的锦旗送到民警手中。

时光重回30年前母亲街头痛失爱子50岁出头的冯女士夫妇是长寿区云集镇人。30年前,冯女士带着儿子坐船经过涪陵,她怎么也不会忘记30年前的那天。冯女士在涪陵下船,抱着半岁的儿子小叶在涪陵大东门(地名)一公厕上厕所。“那一天我抱着孩子坐船经过涪陵,下船之后我想在大东门上个厕所。正准备抱着孩子进去的时候,汪某在招呼我。这个汪某和我打过照面,是经我老公一个朋友认识的,在涪陵江东上班。他很热情地说他认得我,招呼着帮我抱着孩子,在厕所门口等我。我开始犹豫了一下,后来觉得我认得他,就把孩子给了他。我从厕所出来就发现两个人都不见了。”

冯女士回忆说,就这样,汪某抱着儿子从她眼前消失。她站在厕所门口一直等,心想汪某也许是带着儿子去买什么呢。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还没有两人的影子,冯女士着急了,顿觉眼前一黑,大脑一片空白。“我当时在那条街疯了一样找,后来打听到汪某家的具体地址,就去他家找,他家人说他出去已经几天了,去哪里了不知道,我就肯定他拐走了孩子。”

回忆孩子当年丢失的情景,冯女士泣不成声,擦泪的手一直在发抖,“我到现在都记得他(汪某)的样子。”冯女士愤愤地说。她赶紧跟丈夫联系,并到派出所报了案。当天,警方连夜展开了大搜索,但毫无进展。

▲民警宣读双方DNA配对结果

儿子丢失以后,冯女士觉得是自己的疏忽导致了孩子的丢失,一连几天水米不进,沉浸在深深的悲伤和自责之中。盼星星盼月亮,熬过了一年,又一年,等待的日子里,夫妻俩又迎来了两个女儿的降生。添了新丁的叶家人,依然无法将失子之痛抹去。冯女士女儿说:“小时候,妈妈经常给我们看哥哥的照片,一边说,一边一遍又一遍地抚摸。我妈一直觉得哥哥丢失是她造成的,爷爷在的时候,最喜欢这个孙子,去世的时候一直念叨哥哥的名字,连眼睛都没闭上。这么多年来,我妈一直背负着自责,看到街上有和哥哥差不多大的孩子,就默默流泪。她身体不好,看电视的时候一看到寻亲类节目,我们就赶紧换台,怕她想起往事,受不了刺激。”“中国这么大,人这么多,我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,脑子里完全乱了,没有方向。”冯女士说。30年的苦苦期盼,她未得到儿子的丁点信息。

与此同时,警方也没有放弃对汪某和小叶的查找,但两人如人间蒸发一样,从此杳无音信。

DNA数据库比对警方助亲人团聚等待,等待,等待,这一等就是30年。

“不晓得娃儿现在长啥样儿了,不晓得过得好不好。”空闲下来,冯女士时常默默念叨。看到妻子想得出神,叶先生也是揪心般疼痛。寒来暑往,儿子的丢失,对于冯女士一家来说,像是一块压在心底的石头,抬不起,也放不下。

▲阔别30年的一家团圆

而千里之外的河北保定市定兴县,30岁的王先生在当地一家文化公司上班,家有70高龄的父母,上有4个姐姐,因为是家中最小的一个,一家人都很宠他,生活平静而和谐。一个月前,重庆涪陵警方的一通电话,让他心里的一个悬念放了下来。王先生说:“我现在的父母是当地农民,家里有土地,每年秋收我都会请假回家收谷子。我上面有4个姐姐,全家人都很爱我。”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,“我18岁那一年,我父亲(养父)告诉了我的身世,说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。那个时候,说心里不想见到亲生父母是假的,但是茫茫人海,去哪里找他们呢。”王先生说,“我一直在等有一天,我的亲生父母会来找到我。”

转机出现在今年3月。年11月和年1月,涪陵区公安局先后提取叶先生和冯女士的血样送检,经重庆市公安局法医DNA室检测入库。今年3月,办案民警通过工作发现,河北籍男子王先生疑似冯女士夫妇被拐的孩子。办案民警赶赴河北,找到王先生,了解到王先生的养父曾经告诉过他,他的亲生父母可能是四川重庆这个方向的。办案民警采集了王先生的血样并送检。经重庆市公安局法医DNA室检测比对,冯女士夫妇DNA比中王先生。通过核查,王先生就是冯女士夫妇被拐30年的儿子小叶。

日思夜想30年一家人终团圆

6月8日上午10点,冯女士夫妇带着他们的两个女儿,小叶的奶奶,还有几个伯伯,一大家人早早地坐在涪陵区公安局三楼会议室内。冯女士的表情很严肃,也许是想起了往事,一直低头用纸巾擦泪,窗外的阳光轻轻地洒进来。冯女士说:“他第一次回家,我好好准备了一些他用的生活用品。”出门前,冯女士再次检查了一遍给大儿子准备的洗漱用品、被套床单。返家的行程山高路远,就算万水千山,也割不断血浓于水的亲情,斩不断亲人对彼此的思念。

▲年迈的奶奶终于在有生之年等来了孙子

年近80岁的奶奶一宿没合眼,通红的双眼一直盯着会议室门口,“我的孙子啊,乖得很哟,几个月大的时候,他爷爷抱着去橘柑林里,让他伸手摘橘柑。30年了呦,没想到,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他一面。”

王先生进会议室门的那一刻,冯女士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快步走上前去拉着儿子的手,“30年了,长这么高了,我的儿子终于回来了!”冯女士泣不成声:“我等了30年,天天想你到底在哪里,吃饱穿暖没有。”母子相拥而泣。紧紧地拥抱,迟迟不愿放开,积压在心底多年的情感终于得到爆发和释放。

▲一碗热汤圆见证割舍不断的母子亲情

冯女士端来从家中煮好的汤圆,一勺一勺喂给儿子:“30年了,吃一口妈妈给你做的饭,在老家这边,汤圆象征着团圆,今天我们一家人终于团圆了!”“爸爸,妈妈,我想你们。”一家人坐下来,慢慢聊这30年发生的事。冯女士说:“你的生日是三月初一,每年这一天,我就想你想得特别厉害。”考虑到养父母已经年过七旬,担心他们受刺激,王先生决定隐瞒此事,自己偷偷到涪陵来与亲生父母相认。王先生说:“这是我最高兴的一天,谢谢涪陵的警察同志,没有他们的帮助,我找不到重庆的家,找不到重庆的亲人。”30年的等待和期盼,每一天都是那么漫长,但是他们很庆幸,终于等到了一份沉甸甸的亲情。

中午12点,阳光普照,亲朋好友齐聚,祝福着团圆,述说着思念。

“团圆行动”需要你的参与

自年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、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“团圆”行动以来,涪陵区公安局以技术手段为支撑,大力开展信息核查、DNA采集比对和积案侦破工作,目前已成功找回失踪被拐人员6名。

警方呼吁:您和亲人之间只差一滴血的距离!目前找到被拐多年的孩子最理想最有效的手段是全国打拐DNA数据库,所以,以下两类人员需要尽早采血入库:一是失踪被拐儿童的父母(还未到公安机关采集血样的);二是疑似被拐人员(含收养、领养、抱养、流浪乞讨等人员,还未到公安机关采集血样的),凡属这两类人员,请主动到刑侦部门或就近的派出所接受免费的血样采集,提供失踪人员的照片。信息采集越充分,成功比对的希望就越大。改革开放以来,那些至今仍未找到的失踪被拐儿童,不少已步入了中年,或已成家,而他们的父母年事已高却依然在寻子路上。“团圆”行动的全面开展,离不开全社会的支持和配合,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行动起来,让家团圆,让爱圆梦。涪陵区公安局“团圆”行动血样采集点:涪陵区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(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quyindunixiya.com/hysxmyl/9865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